中华综合电台 国内 疾控专家:河北“零号病例”溯源的时段已初步确定

疾控专家:河北“零号病例”溯源的时段已初步确定

1月2日,河北省报告新增1例本地确诊病例,拉响了河北此轮疫情的警报。根据河北省卫健委发布通报,截至11日24时,该省累计确诊本地病例305例,境外输入病例2例。

短短数日,数百新增病例,疫情防控形势严峻复杂。河北是北京近邻,唇齿相依,牵一发而动全身。1月6日,在国家卫健委的部署下,市疾控中心新冠疫情防控现场组技术骨干任振勇、田丽丽临危受命,登上了前往石家庄的列车,踏上支援抗疫的征程。

昨日,记者连线两位专家,解读河北疫情流调溯源工作。

疾控专家:河北“零号病例”溯源的时段已初步确定插图

外环境溯源采样

流调溯源工作环境复杂

溯源重点在去年11月初至12月15日期间

1月10日下午,河北省政府新闻办召开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透露,目前本次疫情没有看到明显的拐点,扩散风险仍然存在,溯源工作仍在进行。基于现今早期病例发病时间点,初步估计“零号病例”早于去年12月15日。

任振勇介绍,疾控人员在对早期病例的排查中发现,早期病例出现症状集中在去年12月15日前后。疫情多发生在农村地区,多为无症状感染者。早期病例多为老年患者,活动范围较小。根据流行病学既往经验和新冠肺炎的潜伏期,工作人员判断,目前发现的早期病例,应该已经不是“初代病例”了,所以传入时间要早于去年12月15日。

“目前发现的最初几个病例都是藁城区增村镇刘家佐村和小果庄村年龄较大的老人,他们参加过红白喜事等聚集性活动,但目前没发现接触过境外的人或物品。这就说明,他们应该还有‘上一代’或‘再上一代’的病毒传播者。多方因素考虑,我们将‘溯源’的重点阶段,放在了去年11月初至12月15日期间。”田丽丽说。

“在追踪‘零号病例’的过程中,要综合分析大量的流行病学调查资料,并结合实验室检测相关证据,科学地判定疫情首发的时间段。围绕这一时间段进行溯源调查,不漏掉任何可疑的线索。”任振勇补充道。


疾控专家:河北“零号病例”溯源的时段已初步确定插图(1)

入境隔离点线索排查

排除法寻找“零号病例”

让涉疫谣言“不攻自破”

“本轮河北省疫情的溯源工作,可以说是自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我们接触过的溯源难度较大的一次了。”田丽丽说。

疾控专家为何这么说呢?田丽丽解释,疫情最初发现于农村地区,外来人员相对较少。石家庄不处于国境、边界,人员在饮食习惯上少食海鲜。而确诊病例集中在农村地区,多个村庄毗邻机场,不能排除由外来人员和外来货物接触导致的病毒感染。加上该地区人员村内聚集性活动较频繁,因此,流调溯源环境复杂,线索可以用“千头万绪”来形容。


疾控专家:河北“零号病例”溯源的时段已初步确定插图(2)

梳理流行病学调查报告

为不遗漏任何一条有用线索,田丽丽和任振勇将数百份确诊病例的流调报告挨个儿“捋”了一遍,进行补充流调。“这就像是一个破案的过程,在‘卷宗’中揪出‘疑点’,追查下去。”田丽丽说。

这个补充流调的过程其实也是一个做排除法的过程,比如村庄里60岁以上的老人和15岁以下的孩子,将外来病毒引入本地的可能性较小,排查的重点就要放在既往报告中存在接触史的“高风险居民”身上。存在发病较早、工作环境有风险、可能接触到外来危险因素等情况的病例,都被重点标注,逐一详细排查。

两位专家介绍,300多例确诊病例中,目前重点排查的“圈儿”划定了50多例,“排除法”仍在持续进行中。在这个过程中,也有许多谣言随着流调信息的日益丰满而被“去伪存真”。比如,“藁城小果庄疫情由欧美传教士从欧洲‘引入’”的谣言,就是在此过程中被“排除”掉的。田丽丽介绍,该地区目前仅发现一例外籍人士逗留一夜,此人已在中国居住半年,且核酸检测为阴性。

明晰的流调线条,使趁乱出没的谣言“不攻自破”。


疾控专家:河北“零号病例”溯源的时段已初步确定插图(3)

高危人群核酸筛查

河北疫情防控具有全国意义

农村小诊所监测能力待加强

“溯源与破案一样,都是在奔赴‘真理’。我们充满希望地一天天接近它,但途中也会经历许多次希望‘破灭’,从头再来的过程。”田丽丽说。

她认为,河北省疫情的溯源和防控,对整个国家的疫情防控都具有很大意义。她说,本轮多发在农村地区的疫情中,病例多数出现症状后,是去私人诊所等小型医疗机构,少有去医院就诊的情况。“这说明,基于乡镇私人诊所等小型医疗机构的传染病监测体系的建立,具有重要意义。”

1月11日晚10时,当记者联系两位疾控专家采访时,他们刚刚结束了对机场附近隔离酒店的探访,正在开每晚例行的研讨会,这个“例会”要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田丽丽说,工作人员曾高度怀疑的一个风险较高的隔离酒店,经过实验室检测、流行病学分析,结合现场实际管控情况,可能性被排除了。

第二天一早儿,田丽丽和任振勇又出发了。“希望今天不要再失望,加油!”任振勇发来一条微信。“我们唯一的目标就是尽快溯源成功,把疫情锁定在最小范围内。如果疾控人、医务人员的努力能给大家换来一个祥和、团圆的春节,想想都很欣慰,都很幸福,对吧?”他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