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综合电台 体育 金元足球走到尽头,中国足球又一个凛冬已至

金元足球走到尽头,中国足球又一个凛冬已至

金元足球走到尽头,中国足球又一个凛冬已至插图

1月29日,对于许多人来说也只是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但是,它有可能成为中国足球的一个大限之日。

按照足协的规定,这一天是各职业俱乐部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日子。综合媒体的报道,以及我个人得到的消息,多支球队恐怕无法按期提交这个确认表。欠薪已经成为了中国足坛的大势所趋,这里面既包括中超的豪门,也包括多支中甲俱乐部。

中国足球大梦一场空,繁华落尽一地鸡毛,金元足球终于走到了尽头。疫情不是理由和借口,只是催化剂。

过去的几年时间,中超联赛一度被誉为“世界第六大联赛”,几乎每个转会窗都热闹非常。中超就像几年前的俄超那样,寡头们挥舞着巨大的支票夹闯进了这个领域,制造了虚假繁荣。但泡沫总有破灭的一天,皇帝的新衣也早晚会被拆穿。

考虑到中国足球土壤的特殊性,在中国足坛搞职业化从来就不是一桩纯粹的生意。即便是在金元足球之前,搞足球更多的是企业去向当地政府谋求更多资源的跳板和手段。成功的商人都不是傻子,大家都知道足球是个火坑还纷纷入局,说明这里面有巨大的诱惑。

当然,后来这些年,各地政府已经不再将足球视作政绩工程,很多企业家作鸟兽散。不过,以恒大、富力为代表的房地产企业却拯救了中国足球。

这里面有一个复杂的社会背景,就是中国房市的腾飞。从2006年开始,中国房地产价格犹如坐上了火箭,房地产老板们一下子成了巨富,许家印、王健林等昔日的首富们都是靠房地产走上了人生巅峰。

金元足球走到尽头,中国足球又一个凛冬已至插图(1)

他们杀入足坛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除了藉此与地方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同时也是为了宣传企业品牌。在恒大投资足球俱乐部之前,它只是一个二流房企。因为恒大俱乐部的原因,许家印和恒大集团都变得家喻户晓。

从一开始,房地产老板们也心知肚明,搞足球就是要赔钱。但这些巨额投资,一方面能够起得品牌宣传的作用,另一方面与集团的营收比起来也不算什么。所以,他们明知是火坑,也前赴后继纷纷跳了进来。

但是,在经济学上有一个概念叫边际效用递减。当这些房地产企业进入中国足坛愈久,足球俱乐部给他们带来的品牌宣传效应越小。而且,足球俱乐部是被放置在一个社会显微镜之下,还时不时给这些房地产集团制造一些负面新闻。

更为重要的是,中国房地产的黄金时代已经成为了过去式,现在或许已经进入白银时代,甚至青铜时代。它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么暴利的行业,去库存压力巨大,拿地成本居高不下,企业资金链紧张,都成为了这些房地产商头上的紧箍咒。

疫情更让这一切雪上加霜。对于这些房地产集团来说,过去的2020年日子并不好过。当他们过多考虑营收情况,那些赔钱的项目自然也就成为了急于甩掉的包袱。

王思聪是个明白人,他曾经接受采访的时候说过“搞足球的都是傻子”。虽然他的这句话直接内涵了他的富豪爸爸,但必须要承认,他就是那个戳破皇帝新衣的小孩。

搞足球俱乐部为何无法成为一桩赚钱的生意?在英超、西甲,投资足球俱乐部还是有着不错的前景,至少在疫情这只“黑天鹅”降临之前如此。但是,在中国足坛,搞足球俱乐部想赚钱无异于天方夜谭。这里面还有一个深层次的原因,就是背后有太多的束缚,职业化只是一个幌子,这些职业俱乐部都是戴着镣铐在跳舞。

一个浅显的道理就是在中国搞职业化需要服务一个终极目标——国家队。联赛的很多政策都是围绕国家队的备战展开,比如奇葩的U23新政。国家队应该是足协层面的工作,与联赛没有直接关联,双方是合作关系。但现实的情况确实,需要这些老板们掏出真金白银,最后为国家队服务,岂有这样的道理?

很多政策也是令人匪夷所思。比如中性名的规定,从出发点来说,这个政策是好事。但是需要结合中国足球的现实情况,投资人搞足球已经血本无归了,如果连商业冠名都被取消,他们投资足球真的就等同于做公益了。投资人们面对一个无利可图的无底洞,一定会选择用脚投票。

金元足球走到尽头,中国足球又一个凛冬已至插图(2)

再比如U19国字号打中乙的政策,计划中的U22国字号打中甲,这是赤裸裸对“职业化”这三个字的侵犯。总局还通过北体大入股的方式获得了三支职业俱乐部的股权,这本身就是滑天下之大稽。这几家俱乐部如今处境都颇为尴尬,内蒙古中优极有可能无法如期完成注册,北体大俱乐部也深陷与合力万盛股权合作的泥淖之中。

多位媒体人披露,1月29日这个大限之期有可能被延后。疫情尚不明朗,新赛季的中超、中甲何时开赛也悬而未决,延后可能是一块遮羞布。但是,现在欠薪的俱乐部都已经油尽灯枯,延期也于事无补。如果中超公司无法给各支俱乐部注入几千万的分红,问题并不会因为大限之期的延后而得到根本解决。

很明显,很多俱乐部已经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这就是一块透明的遮羞布,谁穿谁尴尬。之前足协动议过的中甲、中超扩军计划,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笑话,让人哭笑不得。

中国足球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这句话并非危言耸听。限薪令只能解决节流的问题,无法改变开源。没有开源只节流,只是少赔个亿罢了。留给足协官员们的时间可能也不太多了。除了一地鸡毛,我们丝毫看不到任何曙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