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综合电台 军事 刚认怂没几天,香港记协又开始作!

刚认怂没几天,香港记协又开始作!

用好了伤疤忘了疼这句话形容乱港组织,真是再贴切不过了。

因防疫需要,特区政府1月23日下令佐敦一带封区,并给封区居民派发物资。著名的黄媒香港电台报道此事时,故意将派发物资中带有拉环的罐头倒置摆放拍照,称“宾馆没有罐头刀”,误导公众,刻意抹黑“封区防疫”政策,遭到香港各界指责。

刚认怂没几天,香港记协又开始作!

就在香港电台陷入公众舆论的漩涡之际,香港记者协会(以下简称香港记协)却挺身而出了,称有人利用內容争议攻击传媒,质疑批评香港电台或包含政治动机,要求立即停止“政治抹黑”,那义愤填膺的模样,仿佛把自己前些天认怂撤诉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2.虽“身处险境”,仍不忘“抗争”。对“港独”组织来说,虽然目前香港的“抗争”形势越来越差,但人么,都是习惯性动物,当遇到可以“做文章”的事,他们还是习惯性的摆出老面孔,做一些低风险的乱港活动,比如发发不实报道、喊话特区政府不能“政治打压”等,这在今后一段时间内,可能会比较常见。

3.“港独”已渐入尾声,随时可能“断气”。近半年时间,在“抗争”大潮渐渐退去后,港人逐渐看清“港独”依附美西方反华势力、妄图揽炒香港的丑恶嘴脸,在特区政府的连续发力下,“港独”分子抓的抓、跑的跑,美西方国家所谓的声援也都是雷声大雨点小,就算有乱港组织跳出来蹦跶两下,也都是苟延残喘。

例如曾在去年抗击新冠疫情期间,蛊惑组织香港医护人员“罢工救港”的“医管局员工阵线”,最近就面临退会潮。据其工会副主席罗卓尧在近日接受港媒采访时称,去年工会人数最多时达22500人,现在大概只剩下四分之一,约5000人左右。事实证明,类似记协、“医管局员工阵线”这样的乱港组织,随时有可能“断气”。

刚认怂没几天,香港记协又开始作!

要知道前两年的记协,可不是现在这幅落水狗的模样。自从2019年下半年修例风波开始,记协就大张旗鼓的要求警方停止“妨碍采访”,和街头“抗争者”一同“齐上齐落”,不断控诉“警方违法使用暴力、粗暴对待记者”,甚至还在2020年6月和香港摄影记者协会一起告起了“洋状”,罗织香港警队的种种“恶行”写进信中,递交到联合国相关组织,配合美西方国家狠狠打了一波“国际牌”。

其实就在1月19日,香港记协刚刚发表声明,称经咨询法律团队意见及衡量其他因素,特别是上诉失败可能要承担的讼费及须兼顾其他司法案件,决定不提出上诉。对未能透过法院为同行“讨回公道”,记协称“极为难过、沮丧”,并对去年12月法院裁定其申诉失败深感“有冤无路诉”。

刚认怂没几天,香港记协又开始作!

啧啧~这前脚撤诉认怂,后脚又开始蠢蠢欲动的举动,让人不禁感叹:这些个乱港组织,自己都泥菩萨过河了,还如此不长记性、不知深浅,看来,确实是时日无多了。

从记协撤诉、为香港电台发声,我们能看出当下“港独”组织呈现三个特点:

1.“港独”组织已“断粮”。在2019年修例风波最激烈的时候,记协利用手中的权力,以大约150港元的价格广派记者证,借机大肆敛财,同时其管理层与黎智英的“壹传媒”渊源颇深,据传闻曾接受过黎智英的“黑金”,可谓要人有人,要钱有钱。

如今香港国安法斩断了乱港资金的来源渠道,黎智英自身难保,警方不承认媒体工作者工会派发的记者证,这些财路一断,记协穷的连官司都打不起,可见在当前的大局势下,不少“港独”组织已经开始“断粮”。对于常用金钱开道的“港独”组织来说,一旦缺少资金支持,就很难成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