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综合电台 军事 新疆教培结业学员在专场发布会驳斥谣言:美西方反华势力不要当睁眼瞎子!

新疆教培结业学员在专场发布会驳斥谣言:美西方反华势力不要当睁眼瞎子!

27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教培结业学员专场涉疆问题新闻发布会,发布会邀请到多名教培中心结业学员,以记者问答方式,介绍在教培中心的学习生活感受,讲述自己通过学习培训摆脱宗教极端思想束缚、实现稳定就业、过上正常生活的真实故事,针锋相对驳斥美国等西方反华势力攻击抹黑。

新疆教培结业学员在专场发布会驳斥谣言:美西方反华势力不要当睁眼瞎子!

以下为发布会实录:

记者:境外有报告称,部分从“拘留营”获释的维吾尔人被强制分配了摘棉花的任务。请问真实情况是这样的吗?

莎车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麦麦提尼亚孜·依明尼牙孜:我叫麦麦提尼亚孜·依明尼牙孜,是喀什地区莎车县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

以前我在做生意时,认识了一些宗教极端分子,受他们的影响,我慢慢地开始排斥汉族人,认为汉族人生产和销售的商品都不清真,不能与他们有生意往来;我还不让老婆外出打工挣钱,不让她出门,老婆不愿意,我就打骂她。2018年1月,在家人的劝说下,我来到了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培训。

在教培中心,我们主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等内容。通过学习培训,我知道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伊斯兰教,宗教极端分子对我们说的都是害人的东西。我认识到打骂妻子,限制她的人身自由是犯法的。如果我没有在教培中心学习,我会被宗教极端思想毒害得越来越深,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现在想想都感到害怕,也很后悔当初的所作所为。

在教培中心,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爱好选择1-2门职业技能,我选择了打馕技术,我的同学也都选择了自己喜欢的职业技能,他们有的选择了电子商务,有的选择了烹饪,还有的选择了美容美发。在教培中心,我和同学们不但学到了就业技能,还结下了深厚友谊,成了好朋友,现在大家还都经常联系。

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把我们实操训练课程说成是充当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多么荒谬可笑。我现在工作很稳定,每月工资都在3000元以上,很满意现在的生活。

记者:境外有媒体称,新疆的教培中心是“集中营”,被关押人员在那里遭到虐待、性侵,甚至被摘除肝肾,同时,身处海外的有过教培经历的人员也向媒体爆料他们在“集中营”遭受虐待。请问他们的指控是否可信?你们所在的教培中心是什么样的?

巴楚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维尼热·阿布都外力:我叫维尼热·阿布都外力,来自喀什地区巴楚县,现在是一名公司白领。我很喜欢现在的工作,也有了幸福的家庭。可谁能想到,我曾受宗教极端思想的感染,走错了路,是教培中心挽救了我,让我重获新生,过上正常的生活。

以前,我们村有人向我宣扬宗教极端思想,他们说“穆斯林不能看电视、听广播,因为电视广播不是清真的”“汉族人都是异教徒,他们生产的商品不是清真的”“穆斯林在婚礼上不能唱歌跳舞、在葬礼上不能哭,否则,死后会下地狱”,我对他们的话深信不疑。受宗教极端思想的影响,在学校我不与汉族同学来往,不参加同学聚会。记得当年我参加表妹婚礼时,极力阻止表妹唱歌跳舞,她不听,我就离开婚礼现场,并跟她断绝了关系。家人看我这样非常伤心,劝说我来到巴楚县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培训。

教培中心是一所学校,培训费、食宿费全免,一日三餐营养丰富,宿舍干净整洁,教室宽敞明亮。学校不仅开设了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律知识、职业技能以及去极端化等课程,还设置了绘画、舞蹈、音乐、书法等特长班,每个人都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1-2门职业技能学习,我学习了自己感兴趣的电子商务,积极参加舞蹈特长班,很开心。在教培中心,老师像亲人一样关心爱护我们,记得有一次我感冒了,没有去食堂吃饭,老师知道后,拿来了感冒药,还给我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汤饭,我非常感动。

结业后,我应聘到一家公司上班。由于我国语水平好、懂电子商务、工作能力强,很快就得到公司经理的赏识,现在每月能拿到4000元工资。如今,我和老公有了积蓄,准备在县城买一套楼房。我们还打算要一个孩子,好好培养他,让他受到良好的教育,健康快乐成长。

境外有些媒体抹黑攻击新疆,说了非常难听、极不负责任的话。你们看,我现在这么阳光开朗,像是被虐待过吗?如果被摘除了肝肾,还能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吗?还能像现在这样心情愉悦地与大家交流吗?请不要再睁着眼睛说瞎话了!

记者:据了解,参加教培的都是感染宗教极端主义、有轻微犯罪行为或违法行为人员。能否请结业学员谈谈,他们是怎么感染宗教极端思想的?他们是自愿到教培中心参加学习培训的?有没有被强迫?他的同学是否都已经结业?

叶城县教培中心结业学员苏比努尔·买买提明:我叫苏比努尔·买买提明,是喀什地区叶城县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现在叶城县一家法律服务所工作。

结业后,我招聘了25个人,利用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打馕技术,开办了一个打馕合作社,一年我就赚了10万多元。去年初,我又创办一家纯净水公司,目前,我们公司建筑面积是1800平方米,有20多名员工,每天能生产4万多瓶纯净水,年收入达到30万元。我的同学从教培中心结业后也都利用学到的技术,找到了稳定的工作,他们有的在文艺团跳舞,有的在服装厂上班;还有一些同学自己创业当了老板,他们有的开了餐馆,有的开了汽车维修店,日子都过得很好。

境外那些人说教培中心是“拘留营”,称“部分被释放的人员都被分配了摘棉花的任务”,这完全是胡说八道。教培中心是帮助我们摆脱宗教极端思想控制的学校,根本不是什么“拘留营”。我们在自己的国家,完全有权利选择职业的自由,从来没有人强迫我们干任何事情。我们从来没有听说谁从教培中心结业后被强制去摘棉花了,而且现在科技这么发达,根本用不了大量拾花工,不知道这些谣言他们是怎么捏造出来的?

记者:境外有媒体和机构称,教培中心将劳役作为去除极端思想的手段,强迫学员到企业工厂充当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请问这些结业学员,他们在教培中心有没有被“强迫劳动”?

和田市教培中心结业学员阿力木江·买买提艾力:大家好,我叫阿力木江·买买提艾力,今年28岁,是和田地区和田市教培中心的结业学员,目前在一家房地产企业工作。

境外有媒体和机构说,我们在教培中心被强迫到企业工厂充当廉价甚至免费劳动力,这完全是造谣诬蔑。作为结业学员,我最清楚教培中心的情况。我在和田市教培中心参加了学习培训,期间从来没有人强迫我们做任何事情。

在教培中心,我们周一至周五每天上六节课,主要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法律知识、职业技能和去极端化等内容。周六周日和国家法定节假日正常休息。平时可以和家人电话联系,有事可以随时请假。我们学校的课余生活十分丰富,学校里有图书室、娱乐活动室和兴趣班,我们还经常举办篮球比赛、羽毛球比赛、文艺汇演等文体活动。

在教培中心,我们通过学习《宪法》《刑法》《反恐怖主义法》《宗教事务条例》等法律法规,知道了什么是合法的,什么是违法的,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能做;认清了那些宗教极端分子的丑恶嘴脸,他们就是想把我们变成杀人不眨眼的魔鬼,让我们当炮灰,干违法犯罪的事情;通过参观反暴恐图片展览,我们看到了暴恐分子犯下的种种罪行,很庆幸自己到了教培中心才没有像他们那样走向不归路。我们在教培中心从未被强迫到工厂务工过。

教培中心开设了计算机、畜牧养殖、美容美发、缝纫技术、电子商务和企业管理等培训课程,有不同的实操训练课程,我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不同的专业。我很喜欢计算机,所以就选择了计算机专业。这个专业主要有理论学习和实际操作,我先学了计算机基础知识,然后开始实际操作练习。通过学习培训,我学会了Word文档、Excel表格等办公软件操作,能熟练地用软件编辑图像、设计名片和广告了。结业后,我正是利用在教培中心学到的技术,在和田市举办的企业招聘会上,顺利地找到了工作。

返回顶部